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变装小说 > 正文

变装花魁-深圳cd,ts-伪娘变装-资讯网

jpw411 2019-05-26 2359 浏览 0 评论

负佳人所望,尽情掏空她,而且一次比一次更深人。

  她清澄的目光早已涣散,小嘴一张一阖,随着男人的驰骋,窈窕的身子不断
扭动,想获得更多的满足。

  公孙弘仪知道小女人的需求,更加放纵地在佳人的体内冲刺,让身下娇媚的
女子随着纵情的姿态发出如梦似幻的浪吟。

  「啊啊……」萧丽容尽情地抒发因感官刺激所带来的欢愉感觉,娇喘连连。

  感觉佳人的幽径一次比一次更紧缩,公孙弘仪知道她快要达到高潮了。于是
抛开所有温柔,他全力以赴进出她的穴口。

  终于,在一次次猛烈的袭击后,他将白浊的液体射入她的体内……

     ***    ***    ***    ***

  尽管公孙弘仪有跟丁玉谈过,丁玉嘴巴上也说明白公孙弘仪的想法,但她还
是拒绝与萧丽容讲话。

  而且她也经常跑出去一整天,傍晚回来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奇怪的微笑看
着萧丽容。

  这下连赵大婶也觉得丁玉的举动很反常。

  「丽容,你最好跟她谈一下,我觉得这个姑娘家很会钻牛角尖,可能到现在
还没死心。」赵大婶很担心地跟萧丽容建议道。

  「我也是这样想……可是弘仪说有跟她谈过,所以我也不太敢插手。」萧丽
容也是忧心冲忡地。

  「唉,统领这次真的算是遇到瘟神了。」赵大婶也很头痛,家里放个古古怪
怪的人也是不安心。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萧丽容眉头轻皱,这丁玉在男人面前是乖巧样,
在男人背后又是鬼祟样,就算她去跟夫君讲了,也显得她嘴碎。

  「嘘!」赵大婶突然示意萧丽容安静。1eb03784-8143-43be-a6a5-48e877a3d5c3.jpg

  是丁玉回来了。

  丁玉冷眼看了看坐在外头磕牙的两个女人,恨恨地瞪着萧丽容,心里燃起愤
怒的火焰。

  贱女人!

  一定是这个萧丽容搞的鬼,一定是她强迫公孙大哥来跟她讲那些言不由衷的
话!

  公孙大哥对她那么好,怎么可能不喜欢她?

  分明就是萧丽容这个淫荡的女人用肉体迷惑公孙大哥,让公孙大哥无法对她
示好,甚至还大半夜地发出那么放浪的声音来向她示威!

  全部都是这个萧丽容的错!

  就在了玉要忽略赵大婶跟萧丽容,直接走进屋的B@,赵大婶开口了。

  「丁姑娘,你总算回来了。吃过饭了吗?」

  丁玉只是点点头。

  看到丁玉的死人模样,原本不想开口的萧丽容突地一股气涌上来,她笑得虚
伪地看着丁玉,「丁姑娘,你这几日似乎很忙的样子,总是整天不见你的人影呢。」

  哼,耍什么大小姐脾气呀?寄人篱下还这么大牌、连家务事都不帮忙,回来
还给主人摆这种死人脸。她想不发火都难!

  丁玉仍只是点点头。算是回答了萧丽容。

  丁玉的态度更加惹火了萧丽容,她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声调却是冷冰冰的、
「不晓得方不方便过问了姑娘在忙些什么?」

  丁玉听见萧丽容的问题,先是一愣,随即又像想到什么似地暗自冷笑一下,
马上噗通跪了下来。

  「啊?!赵大婶被了玉的动作吓到了。

  「丁姑娘,你这是做什么?」萧丽容也被吓到了。

  丁玉泣不成声,不断向萧丽容磕头。

  「容姊姊,你行行好……你行行好吧!」

  「丁姑娘,你有什么话用讲的,不要这样!」赵大婶惊魂未甫地要丁玉起来,
但也不敢往前拉她,怕会有计上古怪。

  「丁姑娘。」萧丽容极有威严地开日,「有什么事情要讲,请你先起来再讲
吧!」

  什么叫她「行行好?」

  她才想叫了姑娘行行好,不要再鬼鬼祟祟地吓人了!

  「不!除非容姊姊成全,不然我不起来!」丁玉拼命摇头,哭得更加凄惨。

  「成全什么?」赵大婶忍不住开口问。

  「请容姊姊成全我和公孙大哥!我们是相爱的……」丁玉一脸凄楚地看着萧
丽容。脸色苍白。

  「丁姑娘;请自重。」萧而容脸色大变,厉声喝止了玉胡言乱语。

  「丁姑娘!」赵大婶也一脸责难地看着丁玉。

  「我没有乱说……我跟公孙大哥是真心相爱的!」丁玉语无伦次地描述着她
与公孙弘仪的山盟海誓,她早出晚归就是为了与男人幽会等等。

  萧丽容沉着脸看了丁玉好一会儿,才冷冷地开口。「如果是这样。那也该由
夫君亲口跟我说!」说完,她便起身走进屋里。

  她才不相信自己的夫君是这么下流又花的男人!

  赵大婶也跟着萧丽容进屋。走之前又跟了磷王讲了一句「丁姑娘,统领很爱
丽容,你再怎么喜欢统领。也要知道轻重开呀!」

  「玉没说谎!丁玉没说谎……」丁玉兀自跪在原地。不停摇头哭闹。

  过了好一会儿。屋里的两个人都没了声音,丁玉才缓缓抬起头,冷冷地睨视
屋内。

  「萧丽容,我就不信你今晚能睡得好!」

     ***    ***    ***    ***

  隔天,正当赵大婶想派自己的女婿去军营找公孙弘仪的时候,公孙弘仪正巧
就出现了。

  「娘子,你瞧瞧是谁来了?」公孙弘仪还没进门,便兴高采烈地喊着。

  屋内,赵大娘看着一脸苍白的萧丽容,心疼地抚着她的额,「丽容,你进去
补点妆、换件衣服,我先去冒看统领怎么突然回来了?」

  萧丽容强挤出一抹微笑。轻声说道:「麻烦大婶了。」

  「说什么傻话!」赵大婶慈爱地看着气色不好又哭了一晚的萧丽容,为这样
乖巧的女孩子感到难受。

  昨晚让丁玉一闹。她没有睡好又哭肿眼睛也就算了,想不到今天早上一起来,
就开始害喜。

  吐了半天,原本还有血色的漂亮脸蛋,也变成雪般的苍白了。

  「大婶,丁姑娘的事和我有喜的事都先不要跟弘仪讲。我晚点再跟他谈。

  萧丽容不放心地再一次提醒。

  「我知道。」赵大婶摆摆手,示意萧丽容安心。

  和萧丽容讲完话。赵大婶便走到屋来。「统领,丽容说她先换件衣服,马上
就出来。」

  「好。大婶,今天刚好我以前的同袍送公文来军营,小容也认识对方呢!」

  下公孙弘仪兴奋地说着,同时比比身后的关武。

  「是吗?那我去准备点水酒。」看了一眼也是军人的关武,赵大婶笑了笑,
心里却是叫苦连天。

  怎么这么凑巧?

  一堆事情挤在一起,今天看样子也没法子好好谈那个了姑娘的事情了。

  偏偏那个丁玉一大早也跑得不见人影……

  「麻烦大婶了。」公孙弘仪有礼貌地道谢。

  过没多久,萧丽容和公孙弘仪、关武都坐下来叙旧,赵大婶则因为女儿有事
找她,又过去帮忙了。

  「关大哥,丽容敬你一杯。」萧丽容真心地对关武说着。

  老实说,见到关武是件好事,但并不是现在这个纷乱的时候。

  丁玉的事情,加上发现自己怀孕,让她的心情很不好,现在关武来访,更加
让她紧张。

  和公孙弘仪结缟这么久,她一直没有把妓院的事情全盘托出,要是公孙弘仪
发现的话,她真的很担心会失去他……

  「谢谢。」美人敬酒,关武当然开心。

  「真是没想到,当时的风云人物现在居然成了我的嫂子!」

  「是呀!不过这一切都要感谢关兄弟。」公孙弘仪开心极了,拍拍关武的肩
膀,诚心地感谢自己兄弟当时不经意牵起的缘分。

  「啊?」关武一愣,不太明白萧丽容与公孙弘仪的结合怎么会与他有关?

  「关大哥,当时是你告诉我夫君落脚的客栈的。」萧丽容笑着提醒,希望夫
君可以转换话题。

  「对了,我想起来了!」关式开心地说着,「那时候我还真的吓到了……」

  「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公孙弘仪又向关武敬酒。

  「不过说起来也是嫂子好运,听说嫂子离开的隔天,那技院就起火了关武既
然想起来了,便继续讲下去,」听说前—天是里面的人全都中毒,当夜整个院子
就着火……真是邪门!「

  「关大哥,喝酒吧!咱们别提那些不愉快的事了。」萧丽容一听,马上呵呵
干笑起来,立即为关武倒了杯酒。

  「怎么这么巧?」公孙弘仪一听,马上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有点反常的小妻
子,

                第八章

  「妓院着火的事跟你有关吧?」回到房里,公孙弘仪马上严肃地看着萧丽容。

  「夫失君怎么会这么说?」萧丽容听见公孙弘仪的问话,心里觉得不妙,虚
假地笑着反问。

  「小容,我要听实话。妓院着火的事情与你有没有关系?」公孙弘仪沉声问。

  「我……」萧丽容看见公孙弘仪这么认真的表情,知道无法再隐瞒下去,只
好沉重地点点头。

  「是你放的火?」公孙弘仪不敢置信地看着萧丽容。

  「我………是的。」萧丽容也只好承认了。

  她不愿出息再继续说谎……

  「中毒的事呢?」不敢相信自己温婉的小妻子居然这么残忍,公孙弘仪继续
逼问。

  萧丽容也点头。

  「你对我说谎?!」

  公孙弘仪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瞪大眼睛看着萧丽容好一会,随即便转身跑
了出去。

  「夫君——」萧丽容本想追出去,但是前一天没睡好,早上又吐了一个早上,
下午陪关武与公孙弘仪聊天喝酒,她的体力已经透支了。

  她只好先留在房里,等公孙弘仪回来。

  他们两个人之间有大多事情了,真的需要好好谈谈……

  而且现在有了孩子,凡事都要以孩子为重,好好地经营愉快的家庭才是真正
重要的,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再沟通。

  她从小就是孤儿,对于新生命的来到,她十分期待一毕竟这表示除了夫君之
外,她又有一个家人了……

     ***    ***    ***    ***

  但是公孙弘仪—夜未归。

  萧而容醒来后,发现房里并没有男人进出过的痕迹。

  「呕——」晨起孕吐又开始,萧而容难受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打起精神准备
出去找公孙弘仪。

  她屋子里面都看过—遍了,只好走到屋外去找——

     ***    ***    ***    ***

  彻夜末进房的公孙弘仪窝在屋子外的菜园边,闷闷地想着要怎么面对萧丽容。

  尽管他知道萧丽容曾经对他撒谎,可他心里还是很爱这个女人,要离开她是
不可能的。

  但是他的原则……

  正当公孙弘仪发呆的时候,身旁突然有人坐了下来。

  「公孙大哥,你为什么这么早就起床?」

  是丁玉。

  「丁姑娘……」公孙弘仪没料到丁玉居然会出现,愣了一下。

  或者公孙大哥大哥一夜无眠呢?「丁玉试探地问。

  其实,她昨晚有偷听到公孙弘仪与萧丽容的争执,也知道公孙弘仪一夜没有
回房。

  丁玉暗自得意地笑着,但也很巧妙地掩饰好自己的愉悦「丁姑娘请不要多做
揣测。」公孙弘仪淡淡地阻止了丁玉无边无际的幻想。

  自从明白丁玉对他有非分的想法后;他都尽量与她保持距离,想不到她还是
不死心。

  看样子,他得替丁玉另外安排个地方。以免这个未出嫁的姑娘陷得太深。

  「我这样讲有什么不对?」丁玉情绪突然激动起来。

  「丁姑级……」公孙弘仪对丁玉突如其来的气喷感到不解,身体不一觉地往
被挪动一点,希望避开丁玉。

  注意到公孙弘仪的闪避,丁玉的心里一惊;难道公孙大哥真的不喜欢她?

  这一切都是她一相情愿吗?

  不愿意承认自己亲眼看到的事实,丁玉向前一扑。紧紧抱住男人。

  「公孙大哥,你怕什么?」

  正好萧丽容听到丁玉的声音,循着声音过来一探究竞。结果就这么撞见了丁
玉抱着公孙弘仪的一幕,「啊——」萧丽容尖叫一声。

  他们真的有染?

  那不是丁玉的妄想?

  夫君骗她?

  心痛。惊吓等种种情绪让萧丽容转身就想离开,她不愿再多看一眼这碎人心
的一幕。

  可她转身要跑的时候,没注意到脚边的碎石块,绊了一下。整个人就这样跌
倒——「小容!」听见熟悉的声音,公孙弘仪连忙推开紧抱着自己不放的丁玉,
转过身要解释,却看到萧丽容娇小的身子跌在地上。

  「好痛……」跌在地上的萧丽容泪花直流,感觉到自己的下腹传来了椎心之
痛。

  「小容,你没事吧?」公孙弘仪冲到萧丽容身边,轻轻将倒在地上的萧丽容
扶起。

  「我……」萧丽容正想回答,却看到自己裙子被渐渐染红,登时惊讶地哭喊,
「我的孩子!谁来救我的孩子呀……」

  天哪!谁来救救她a的小生命?

  她不要失去孩子呀!

  公孙弘仪也注意到萧丽容裙子透出来的血迹,正要抱起妻子去找大夫,却发
现她已经晕死过会……

     ***    ***    ***    ***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腊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莱比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李商隐<无题>

  萧丽容静静地梳着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十年了。

  岁月过得真块,转瞬之间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她曾经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和公孙弘仪白头偕老、养儿育女,过着简单纯朴,
但有真正家人相伴的生活。

  但是……当年她的孩子没能保住,而她一等到可以走动后,便立即雇车离开
塞外。

  养病的过程中,全者是赵大婶一个人在看顾,她拒绝与公孙弘仪见面或谈话,
因为那一幕已粉碎了她的心。

  而且孩子没了,她原先所怀抱维持一个完整家庭的希望,也随着孩子的失去
而破灭。

  回到京城后,她用师父教导的易容术,将自己化装成中年妇人,然后买下自
己曾经放火烧掉的妓院重新装潢,变成今日金碧奢华的常乐坊。

  就这样,她伪装成老鸽,埋葬了伤心的过去,假装从前的事情没发生过般地
生活着,日复一日。直到再次与公孙弘仪相遇……

  「娘子,怎么不多睡一会?」身后传来熟悉又想念的声调,萧丽容听见公孙
弘仪这样唤她,泪水马上落下。

  看见佳人潸潸落泪,公孙弘仪也难过地上前抱住萧丽容。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事情可以改变,他当年绝对不会让自己无意义的侠义心
肠作祟,也不会将丁玉带回塞外,更不会让萧丽容跌倒而流掉孩子。

  如果他能阻止一切发生的话……

  那时他对丁玉向赵大婶和萧丽容说的假话毫不知情,才会让萧丽容对当时丁
玉的一抱产生误会,事情才会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这些年,朝廷对外征战连连,他幸运地建立功勋,一路从原先的统领晋升到
今日的镇远将军。

  然而,失去萧丽容的缺憾,却是什么功勋都比不上的。

  若不是萧丽容念旧,还和赵大婶有联络,而今年他也正好有机会和赵大婶见
面,不然他真的不知道会不会和萧丽容今生无缘……

  「娘子?」见萧丽容不吭声,公孙弘仪又叫了一声。

  如果历史可以重写,错误可以擦掉,生命会有多美好?

  只是……这一切都不过是她的奢望。

  擦掉泪水,萧丽容深吸一口气,敛容望着铜镜中的公孙弘仪,冷然说道:请
将军自重「。

  「小容,你在说什么话?」公孙弘仪听见萧丽容疏远的称呼,心里一凉,隐
隐约约知道昨夜的缠绵并不能唤回什么。

  萧丽容的心还是受着伤……

  他发誓。如果小女人肯给他再一次机会。他绝对会努力让她快乐、幸福。

  只要再一次……

  「公孙将军,我的意思是,请不要开口闭口叫我娘子,我并不是你的娘子,」
萧丽容铁着心将话—口气说完。

  她没有勇气和他复合!

  以前是因为公孙弘仪让她迷恋、也让她伤痕累累的温柔特质,她害伯男人的
好会让她再度失去一个孩子,或者更甚。

  现在,则是因为公孙弘仪显赫的身份。

  她只是间奢华妓院的老鸨,事情要是传出去,恐怕公孙弘仪的名誉会有所损
毁。而且,她还是忘不了流掉孩子的痛……

  「小容、你还恨着我吗」

  听见女人的否认,公孙弘仪感觉自己像是被人丢到冰冷的湖中般。一颗心不
停地往下沉。他不愿意再失去她,他无法再过没有心爱女人相伴、那种行尸走肉
的生活!

  萧丽容闻言只是缓缓地抬起头,无限凄楚地看着公孙弘仪。

  「恨。不恨,这些重要吗?」重要的是,时光不能倒流,受伤的心不能修补。

  他们之间……现在也变得不可能了!

  「重要!」男人却不这样想,一把抱起女人,再度回到床上。「因为如果你
还恨着我,为什么你的身体却依旧如此渴望我呢?」

  他不管了!

  哪怕是自欺欺人,或只是欲望焚身,只要有那么一点点迹象可以证明萧丽容
对他旧情难忘,他都愿意放手一赌!

     ***    ***    ***    ***

  「不要!你不可以这样……」萧丽容口中发出无助的呓语。但身体本能的反
应却与理智上的违抗完全相左。

  她双手攀住公孙弘仪厚实的肩胛,痛苦地喘息、反抗,但身体却无法克制他
纯熟的挑逗,自然摆动。

  他们两人向来十分契合,只要公孙弘仪一有所动静。她便会不能地迎微笑没
有撤下,再度褪下伊人的的衣物。灵舌转瞬之间已来到她丰满柔细的胸部。

  他含住伊人粉红色的蓓蕾,不断地吸吮。噬咬,逗得她无法控制自己。让身
体后仰,双峰更加挺立在他眼前,接受他带来的阵阵凉喜。

  「啊……」萧丽容再也受下了激情的邀约。忘情放声嘶喊。

  「小容,你这里很湿呢!一点都不像不要的样子……」来到佳人秘密的幽谷。
他的手指以熟稔的技巧给予感官上的刺激,让伊人产生异样的感觉。

  双指交叠,他占据了她紧窒的幽径。恣意在狭窄的甬道中抽送,和着她的湿
润。寻找她身上最敏锐核心。

  「不要……弘仪,你不可以……」萧丽容混乱地嘶喊,紧紧抓住他的肩胛,
指甲陷入他的肌肤里。

  排山倒海的快感如海浪般向她席卷而来,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男人恣
意玩弄。却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热烈的反应,只能向叩门而来的欲望臣服。

  「太晚了……就算你不愿意,我现在还是会要了你!」合住她胸前粉红色的
突起,他恶意地娓娓诉说。「我会让你再一次怀我的孩子,让你一生一世再也不
能离开我!」

  她女性的通道紧紧缠绕他的手指,随着他的每一次抽送而紧缩,几乎让他快
要克制不注。

  「不要这样……」

  萧丽容想逃离这种被玩弄的刺激,但手脚无力,上下受制于男人,她无助的
呻吟已转成蚀骨销魂的催情剂,散发在空气间……

  「现在由不得你了!」

  男人突然低下头,灵舌进攻她的幽穴,来回舔噬她神秘的穴口,让她忘情的
呼喊节节升高,他则顺势将炙热滚烫的舌窜人私密处。

  「啊……」男人的挑逗让她忍不住高声呻吟。

  她全身像被火燃烧一般,白皙却又透着红润,被爱欲驾驭着,情不自禁发出
阵阵欢愉的哭喊。

  「你那里又湿了!」公孙弘仪不怀好意地告知。

  「我不知道……弘仪,求你……」情欲焚烧着萧丽容的理智,她连基本的思
考能力都被涌来的欲火剥夺,只求男人填满她体内的空虚。

  「求我什么?」他得意地扬起眉。

  「快点……进来……理智已经杨长而去,她只有凭本能邀请男人进入她的身
体,填补她的虚空。

  「你真的想要?」公孙弘仪将萧丽容的双腿拨开,让她的大腿架在自己肩上,
再环住她的腰。

  两人最私密的部位做最紧密的接触!

  「求你……」萧而容腰肢不停地摆动,仿佛也在期待他更激烈的进人。

  「说你爱我!」巨大的肉柱前端滑人她的体内,接着以排山倒海的气势,毫
不犹豫地进人她狭窄的甬道。

  「啊……我爱你——」汗水一滴滴自她额头滴落。

  公孙弘仪炙热而坚挺的欲望不断在她的体内来回穿梭。

  她本能地去体会那炙焰般的高温,不断在体内焚烧……

  「喜欢吗?」凝视无法思考的佳人,公孙弘仪眼里再度漾起满意,不住地在
女人体内奔驰。

  「啊啊……」萧丽容根本无法回答男人的问题,只是攀在男人身上,发出忘
我的喘息。

  「我会让你想起我们曾经有过的快乐哦保证你绝对不会想起要离开我……」
如同立誓,又像诱惑,公孙弘仪在佳人耳边哺哺低语。

  「唔……」意识再次被打散,男人的抽刺让萧丽容的呻吟加剧,快感似电流
流窜她的四肢百骸,令她飘飘欲仙。

  公孙弘仪让本能领着他驰骋,进出她的小穴,欢愉的波浪不断席卷而来。

  终于,在一次深深地进入她狭窄的甬道后,他在她体内洒下白浊的液体,两
人同时达到目眩神迷的高潮——第九章萧丽容勉强自己从欢爱过后的感觉醒来,
忍着浑身酸痛的感觉,再度为自己穿上衣物。

  「小容……」看着小女人的举动,公孙弘仪不解地开口唤着。

  换好衣服,萧而容深深吸一大口清晨冷冽的空气,缓缓地转头看着公孙弘仪,
「我承认我的身体对你依旧有感觉,但是不管你怎么说,或是怎么做,我还是无
法就这样原谅你。」

  说罢,萧丽容也不等男人回答,更不给男人任何机会说话,便走出房门夫了。

  「小容……」公孙弘仪心碎地看着女人离去的身影,既愤怒又挫败地捶打了
床缘一下。

  她还是不肯原谅他……

     ***    ***    ***    ***

  「什么?」萧而容很生气地拍着桌子,不敢置信地跳起来。「没有卖桂花糕?!」

  天气热得要命,偏偏她今天又很想吃桂花糕,怎么可能没有?

  「嬷嬷,他们说还没开始做。」被吩咐去买东西的丫环战战兢兢地回答。

  「怎么会没有?」萧丽容人大地咬着下唇。

  「这……」丫环很努力地思考着措辞。

  萧丽容一点耐心都没有地摆摆手,「算了,教你办个事情也办不好。我自己
去好了!」

  气死她了,她今天就是特别想吃桂花糕,偏偏丫环说那可恶的糕饼店居然没
卖!

  怎么可能?!

  一定是丫环没讲是她要吃的,不然怎么可能会没有「还是她亲自去一趟比较
干脆。

  说罢萧丽容马上提着裙子跑了出去一「嬷嬷……」小丫环见状,马上跟着追
跑出去,但还是追赶不上。

  小丫环站在大厅,手足无措地看着萧丽容消失的背影。

  「嬷嬷又要任性了,是吗?」

  常乐坊的三大花魁之言妙儿姗姗走过来,看着一脸可怜兮兮的小丫环。后面
跟着另两位当家花旦俞贝儿与水莱儿。

  小丫环点点头。

  「嬷嬷这次又要做什么了?」水莱儿好奇地问。

  「就是呀,快讲来听听。」言妙儿也很想知道,催促着小丫环告诉她们这次
任性的萧嬷嬷又想到什么了。

  「萧嬷嬷想要……吃桂花糕。」小丫环很委屈地说着,「而且还指名要紫香
阁的桂花糕。」

  「有没有搞错呀?」言妙儿夸张地大喊。

  人家紫香阁标榜的是当令时鲜做的糕饼,桂花是中秋后才有的,现在可是夏
天,怎么可能要求人家在大热天里弄出桂花做桂花糕?

  「嬷嬷真是……」俞贝儿叹了口气,拿任性的嬷嬷没办法、同时心里为自己
的准夫婿默哀。

  萧嬷嬷每次都这样,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弄到,不然就会很恐怖地去找对方讨。

  尤其她和夫婿的姻缘又是靠嬷嬷帮的忙,现在嬷嬷根本就是吃定夫婿了!

  「这下又有好戏看了!」水莱儿摇摇头。

  人家紫香阁是京城里最有名的糕饼店,哪有可能每次都任嬷嬷胡闹乱讨?

  哎,反正她就快要离开常乐坊,嫁给心爱的夫君了,还是趁现在赶紧跟姊姊
妹妹联络感情吧!

  念头一转,水莱儿马上又开开心心地跑进大厅。准备和姊妹们闲话家常、顺
便和众家姊妹赌嬷嬷这次会不会成功。

  他就要嫁人了,此时不捞钱。更待何时呢?

  「等着看吧,」言妙儿也摇摇头。转身走回大厅里磕牙。

  「你也休息、别担心嬷嬷了。」

  一样快要离开常乐坊的俞贝儿安慰着小丫环,心里却默默祈祷未来的夫君不
要太顺着萧嬷嬷。

  她到现在还是有点记仇自己被嬷嬷摆了一道的事情。

  之前她和夫婿起争执,虽然是嬷嬷献计让他们和好的,但是她也被警告不准
把嬷嬷会易容术的秘密讲出去。

  害她一直有点下痛快。,。

  随便安慰完丫环后,俞贝儿便跟着水莱儿一起进大厅去了。

  就快要嫁人了。还是进去闲磕牙比较重要啦!

     ***    ***    ***    ***

  萧丽容气冲冲地走进紫香阁,劈头就问掌柜的,「掌柜,你今天有卖桂花糕
吗?」

  一见是京城最出名的常乐坊当家,紫香阁的掌柜立即恭恭敬敬地回答,「箫
嬷嬷,真不好意思,我们刚好没做桂花糕。」

  老板有交代,常乐坊的萧嬷嬷要好好招呼,不可以怠慢,以免她扣住未来的
老板娘不放!

  「怎么可能?我前几个月还有吃到呀!」萧丽容根本不相信掌柜的说词。

  「萧嬷嬷,是这样的,您先前吃的,是我们的时令糕点……我们要等到桂花
开的时候才能够供应桂花糕。」掌柜小心翼翼地回答。

  「不行,我现在就想吃!」萧丽容也很坚持。

  「但是我们没有桂花呀!」可怜的掌柜一脸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去叫你们老板想办法。」萧丽容也很嚣张,直接要掌柜去跟大老板好好聊
一聊。

  「我……」掌柜碍于萧丽容的气势,只好听从萧丽容的话,进去和大老板谈
了。

  萧丽容在外面等待的时候,一个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出现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萧丽容一脸戒慎地看着公孙弘仪,不太友善地开口。

  看到这男人,她就生气!

  自从上次见面到现在,已经过了好几个月,这段期间公孙弘仪似乎是蒸发了,
完全无消无息。

  这男人真的很可恶!

  她拒绝和他和好后,竟然就硬架着她又欢爱一次!

  更过分的是,她也因此而再度怀孕了!

  这次她要很小心,不要让公孙弘仪知道,悄悄地将孩子生下来,然后带着孩
子隐居起来……

  「买糕饼。」文孙弘仪—派自然地回答,仿佛他与萧丽容只是两个交情普通
的旧识。

  「是吗?」萧丽容不太相——心里怀着不愿意让公孙弘仪知道的秘密,她对
公孙弘仪自然有点提防。

  她不自觉地将手放在小腹上。

  「不然呢?萧嬷嬷以为我还能做什么?」公孙弘仪挑眉一笑,反问回去。

  看着自己又爱又气的小女人,公孙弘仪的心里百感交集,却又不能明显地将
向己的情绪表达出来。

  从那次和萧而容欢爱,却还是不能得到女人的原谅后,他的确消沉了很久:
直到他的军师献上计策,让他从塞外把赵大婶带回来京城,他总算看到了一丝希
望。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要是今天这计划失败,他与萧丽容恐怕就真的是今生无
缘了。

  「我才懒得管!」萧丽容马上把头别开。强迫自己不要再看男人依旧端正好
看的相貌。正好此时掌柜的也出来了。

  「萧嬷嬷……」掌柜为难地看着萧丽容,实在不知道要不要把大老板的口讯
讲出来。

  「如何?你老板怎么说?」萧丽客赶紧问。

  「呃……」掌柜欲言又止地看着萧丽容。「老板说……」

  「你老板说什么?」萧丽容很急切地想知道。

  「老板说……如果您今天把常乐坊收起来,就算您要吃牡丹花糕,也绝对做
给您吃。除此之外,恐怕恕难从命!」掌柜尽量小声地把话讲出来。

  「什么?!」听到掌柜的话,萧丽容惊讶地大喊。

  「哈……」

  萧丽容瞪向笑声的来源一一公孙弘仪。「你笑什么?」

  「没什么。」公孙弘仪摇摇头。逞自问向掌柜,「不好意思,我的糕饼做好
了?」

  「好了好了。将军的糕饼已经做好了,我马上拿给你。」掌柜连忙转身,又
走进去拿公孙弘仪的糕饼。

  「哼!」萧丽容吃不到桂花糕,又在公孙弘仪面前出糗,重重跺了一下脚,
瞪了公孙弘仪一眼,便要转头走人。

  说巧不巧,掌柜正好拿出公孙弘仪的糕饼。「将军,这是你要的榆钱糕。松
子糕、杏仁糕、还有桂花蜜糕。」

  「桂花蜜糕?」还要走出门的萧丽容听见这四个字,脚步一停,回头看了公
孙弘仪一眼。

  注意到萧丽容的眼神。公孙弘仪淡淡地笑着,炫耀似地抬了抬手上的糕饼。

  「哼!」这混蛋!萧丽容愤愤地想着。

  那一定是她酿的桂花蜜!

  以前在塞外,因为害怕吃不到自己最喜欢的桂花口味食物。她特地酿了好多
好多桂花蜜存放。

  那也是她唯一可以一夸耀的手艺了。因为那是她帅父唯一教给她的料理。也
是市面上没什么人会的绝技。

  想不到现在公孙弘仪居然拿来用!

  好生气!

  萧丽容越想越不甘心。要不是害喜,她才不会想吃桂花糕想得这么难受!

  说到底、害她现在这么不舒服的,就是公孙弘仪!

  「萧嬷嬷,你要我分你一点桂花蜜糕吗?」男人很挑衅地再将桂花蜜糕给高
一点,超级故意地问。

  「当然要!」萧丽容人也老实不客气地讨。

  那本来就是她酿的桂花蜜,当然要给她吃了。

  更何况,害她大热天想吃桂花糕的罪魁祸首,就是公孙弘仪!

  这样呀……那要劳驾萧嬷嬷跑一趟将军府了。「公孙弘仪笑得可开心了,老
实不客气地单下抱起萧丽容,拿着糕饼盒。无视掌柜惊讶的表情,直接走向自己
的马车」啊一一一混蛋,放我下来!「

  抗拒无效、萧丽容还是被放进马车里,就这祥被公孙弘仪劫走了。

     ***    ***    ***    ***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元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汉乐府〈上邪〉

  「公孙弘仪、你放开我啦!」萧丽容挣扎着要离开公孙弘仪的怀抱,不停地
大叫。

  「你可以继续叫,我保证等下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常乐坊的萧嬷嬷跟我有染。」
公孙弘仪笑着威胁。

  「你——」萧丽容为之气结。

  没多久,马车驶入了将军府邸。

  「公孙大哥!」

  听见马车外传来熟悉的声音、萧丽容不敢置信地看着公孙弘仪。不明白男人
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他竟然跟丁玉还有瓜葛?!

  「玉,你别动,当心功了胎气。」公孙弘仪见丁玉跑冲过来迎接他们、连忙
大喊。

  什么?他们连孩子都有了?!

  萧丽容火大到不行、又同时感到心碎不己。

  她以为目己够勇敢,可以一个人撑起扶养孩子的责任,可以忍受没有公孙弘
仪和她共度一生的缺憾,可是这些勇气与信心都在看到公孙经仪与丁玉的这一刻、
全然瓦解。

  「大哥」丁玉听到公孙弘仪的吩咐,面带微笑地停注脚步,站在原地等着。

  「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看这些?」萧丽容咬牙切齿地瞪着公孙纺仪心里
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你不高兴?」公孙弘仪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静静
地看着站在原地的丁玉。

  「我为什么要高兴?」随着马车越驶越近,萧丽容渴望跳车的冲动也越来越
强烈。

  「赵大婶和她女儿女婿也在呢!」公孙弘仪转头,笑看着目己心爱的女人。

  「哼!」萧丽容马上把头别开、不想回话。

  正好马车驶到丁玉前方的时候。一个相貌清秀的男子走出来,无限温柔地搂
着丁玉。

  坐在马车上的萧丽容惊讶不己地看着车外的丁玉与那男人,一张小嘴张得大
大的。

  「他……她……」

  「那是玉的夫君。」公孙弘仪淡淡地说着,其实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萧丽容
的反应。

  「她成亲了?」萧而容完全反应不过来。

  「是的。」公孙弘仪温柔地看着萧丽容,「我跟她从来就没有什么,我的心
里一直都只有你。」

  「你……」虽然不想表现得太过于善感,萧丽容还是红了眼眶,不知道该说
什么。

  「小容,我爱你,」公弘仪很认真会说。

  「弘仪……」萧丽容忍不住向他扑过去。

  见到小女人的动作,知道计谋奏效,公孙弘仪也高兴地准备迎接小女人的怀
抱一一「唉唷!」突然,马车内传来公孙弘仪的痛喊。

  原来是萧丽容在扑向男人怀抱的同时,也狠狠地朝公孙弘仪的肩头咬了一大
口。

  「孩子的爹,我也很爱你!」

  绕了一大圈,她现在总算明白自己有多在乎这个男人。

  「你有了?!」公孙弘仪欣喜若狂。

  萧丽容害羞地点点头。

  下一刻,原本站在车外等候的人们,就看见公孙弘仪抱着萧丽容,无视于他
们的存在,一跳下马车,就直接往卧房的方向走去。

  「娘子,我们恐怕有很多话要聊了……


相关推荐

深圳ts梅子
深圳ts梅子

...

1个月前 (10-29) jpw411

让时间去证明
让时间去证明

黑是黑,白是白,让时间去证明。放下自己的固执己见,宽心做人。不要斤斤计较,属于你的时间越来越少。不要争争吵吵,人生一晃就老。心胸开阔一些,争不起来;得失看轻一些...

4个月前 (07-25) jpw411

懂得谦让的人
懂得谦让的人

复杂的事,看的淡了;在意少了,就简单了,就好办了。简单的事,想的深了,计较的多了,就复杂了,就棘手了。心情再差,也不要写在脸上,因为没有人喜欢看你的脸;日子再穷...

4个月前 (07-25) jpw411

朋友不在多而在精
朋友不在多而在精

没必要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去憎恨一个不值得的人!恨别人,恨一个不值得的人,是一种最愚蠢的行为。有个知己,在寂寞的时候,可以找个人说话。在烦恼的时候,让心歇歇脚。给...

4个月前 (07-25) jpw411

人生在世,有得就有失
人生在世,有得就有失

人生在世,有得就有失。有时你的付出不一定能得到回报,但自己要想明白一些,不要太苛求自己,生命总有它的轮回。人生苦短,快乐一点,珍惜自己的生活,珍惜自己的生命,享...

4个月前 (07-25) jpw411

欢迎 发表评论: